别让“社会实践”成“盖章实践”

□ 曹圆媛

看着家长手中的表格里填写得满满当当的社区实践内容,却没有一项是孩子真正参与过的,赫山区金银山街道竹山社区工作人员谭知知有些生气。在参加社会实践上偷奸耍滑、弄虚作假,家长和孩子成为事件虚拟的“共谋”,想之足以令人心生寒气。

有的家长热衷让学生在假期参加辅导班,在他们眼中,与好成绩相比,费时费力的社会实践似乎不值一提。然而,一枚随便盖上的公章会让学生从小陷入一种错误的思维:造假可以让自己轻松拥有原本不该拥有的东西。在这种思维影响下,诚实守信就会被孩子们“遗忘”:分数可以造假,资历可以造假,凡是需要一纸证明的事件都可以造假。既然“青铜”可以化妆成“王者”,何必花那么多力气去打怪升级?这样的行为,不但拉低了孩子的诚信品行,更是给孩子的人生挖开了通往歧路的岔口,后果严重得很。

值得反思的还有学校对于“公章”的依赖。社会实践是多种多样的,不是所有的社会实践都是到单位里搞活动。有的学生帮助父母买菜,有的到乡下跟爷爷奶奶学做农活,这样的社会实践,一样能够起到好的作用。问题是,这样的社会实践,到哪里去盖公章?一味要求“必须盖公章”,社会实践也就成了形式主义。检验社会实践不该只是依靠一张表格、一枚公章,而应该是综合素质的检验。在对学生社会实践的监督考核上,不能一味依赖社区的公章,学生将社会实践拍照、录像,写成总结感言,岂不是更生动真实?

社会实践是“端口”,诚信是“闸门”。对于学生的假期实践活动,家庭和学校都要切实负起相应责任。学生社会实践作假,最终伤害的是教育的威信、学生的品质和社会风气。

千万别让“社会实践”变成了“盖章实践”。